一碗夏楼新闻网

您所在的位置:一碗夏楼新闻网>汽车>故事:自幼丧母我被后妈虐待20年,她车祸瘫痪后我知报复时机到

故事:自幼丧母我被后妈虐待20年,她车祸瘫痪后我知报复时机到

时间:2019-11-08 15:46:55作者:admin
 

应用作者罗安每天都读一些故事

今天下午,我在社区里游荡。我经过一座几乎没人经过的建筑的拐角。我看见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被棍子疯狂地鞭打。

袭击者是一名中年妇女。她咬紧牙关,脸色狰狞,嘴里喊着:“我刚买给你的杯子碎了。看我是否杀了你!”

小男孩的脸上满是鼻涕和眼泪,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他跪在地上,抓住女人的腿,喊道:“妈妈,我知道我错了,不要打架!”

那个女人没有停下来。她用力挥动手中的棍子。我清楚地看到那是拖把。拖把头的布条被那个女人拿在手里。只有一两块散落在外面,随着女人的动作剧烈摇晃。

我不想干涉别人的家庭。我不得不转身离开,但是我的眼睛不能动,我的脚步也不能动。

随着风的“嗖”的一声,木棍击打肌肉,发出低沉的声音。虽然有个小男孩在哭,但我仍然能清晰地听到沉闷的声音,像回声一样,刺激着我的耳膜,触动着我的心脏。

我认识这个小男孩。他住在这栋大楼里。他的名字叫赵明。他出生后不久,母亲就去世了。后来,他父亲现在和那个女人结婚了。赵明给她妈妈打了电话。

赵明今年三年级。他每天背着书包独自去上学。他瘦小的背让我们的邻居感到苦恼。

其他孩子带着杯子上学,五颜六色,各种各样,非常好看。赵明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都想和他妈妈谈谈。他妈妈终于花了两美元给他买了一个塑料杯。

赵明高兴地把杯子带到学校。当杯子装满热水时,赵明的手滑了一下,杯子掉到了地上,摔成了碎片。赵明被吓傻了。

那女人脸上的怒气还在继续,她咬牙切齿地咬牙切齿,她的棍子无情地打在虚弱的赵明身上。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我害怕赵明会这样被杀,但我的脚被钉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

是的,我害怕,我害怕挥舞的棍子会落在我的头上,被击打的疼痛会让我怀疑我的内脏已经移位,我的骨头都散了。

我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,仿佛躺在地上被打得动弹不得的小男孩就是我。

突然,“砰”的一声,棍子在赵明的背上折成两块。一片还在那个女人手里,另一片弹在赵明的背上,在半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旋转,然后无力地掉在地上。

那个女人似乎在繁重的体力劳动后气喘吁吁,指着赵明说:“今天我饶了你,敢再剥你的皮!”

小赵明抬起满是鼻涕、眼泪和泥巴的脏脸,谄媚地对那个女人笑了笑。他扯开沙哑的声音,用谄媚的语气看着那个女人的脸。“妈妈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那女人似乎松了口气,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,转身拿着棍子离开了。

小赵明慢慢地站了起来,拍了拍装满灰尘的袋子,不在乎它有多脏,把它抱在胸前,一瘸一拐地跟在那个女人后面。他的眼里充满了恐惧、沮丧和无助。

我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,扶着墙站了很长时间才飞回我的家。这太可怕了!我不知道赵明灿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。

我和赵明在一个小社区,自然我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。小赵明几乎每天都被打,他的皮肤总是破。

奇怪的是,每个人都称赞女人是好母亲,说女人把赵明当成自己的母亲。赵怡文明的父亲赵伯韬对此深信不疑,坦率地说,他的儿子被交给了一个女人。他非常放心。

没有人关心赵明。即使老赵发现了赵明的伤势,女人也会轻描淡写地说,孩子应该受到纪律处分,否则他们会学会变坏。老赵什么也不说。

小赵明一天天地保持沉默。他知道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,包括他的父亲,没有什么比这更绝望的了。此外,他父亲并不真正关心他。他只关心他的生意。他认为小赵明吃得好,穿得好。这有什么不好?

绝望和愤怒日复一日地积聚在小赵明身上。初中毕业后,小赵明住在学校。

同学们的父母经常来家里看望他们,给他们带去各种美味的小吃,但是赵明的父母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起初,赵明对此视而不见,甚至有些高兴。他不想在有生之年再见到他们,也不想忍受殴打和虐待。

然而,他的同学忍不住好奇地问他。小赵明回答说:“我父母不喜欢我。”

每个人都笑了,以为他在开玩笑。每个人都活泼可爱。谁不是他父母的宠儿?谁的父母不喜欢他们的孩子?

小赵明撩起衣服,指着身上的伤疤说:“看,这些都是我妈妈打的!”

房间里的孩子们沉默了很长时间,然后一个同学大声说:“你妈妈是继母吗?”

赵明惊讶地看着同学。从前,他总是认为所有的母亲都会打人,所有的孩子都会挨打。

他用他稚气的脸盯着房间,突然意识到,原来如此!原来,别人的母亲从来没有打过自己的孩子!

继母这个词就像烙铁一样,铭刻在赵明的心底。他所有的不幸都源于不是他继母自己的。赵明心中升起无限的悲伤。

但是我还是要在寒假和暑假回去。其他人都开心,只有赵明不开心。

赵明不想呆在自己家里。他每天都和同学一起去玩,甚至在他们家写作业。但是他的继母规定他必须在晚上8点钟回家,他必须服从。多年来,赵明清楚地知道,只有奉承继母,他才能少挨打。

那天,赵明喜欢玩,回来晚了。我下楼去倒垃圾,遇见了满脸焦虑的赵明。我的心被提起来了。这孩子今天还会被打吗?

正想着,继母怒气冲冲地从楼上冲下来,向赵明走去。吓得我闪身躲在我身边的阴影里。

继母冲上去抓住赵明的耳朵。“小王八蛋,我担心整天伤害我妈妈。这是死亡!”

赵明被拖到一个摇摇晃晃的位置,痛苦地咧嘴一笑。他情不自禁地用胳膊挡住继母的手,用力推,推开她,转身离开。

我知道赵明不敢留下来。他害怕继母的反击,但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为他欢呼。小赵明终于长大了,终于有了保护自己的力量。虽然这种力量仍然很弱,但当时他不是三年级的恶霸,只是一个哭泣的小孩。

我继母很震惊。我可能没想到她已经奋斗了好几年。赵明,一直只有诺诺,敢在这个时候反击!她立刻大哭起来,坐在地上,捶胸顿足。“我太震惊了。我帮不了我妈妈。我怎么敢打我妈妈!”

她的声音尖锐刺耳,穿过宁静的街区,穿过不厚的墙壁,进入亮着灯的拨浪鼓的窗户。

我不禁为赵明担心。

果然,先是赵明的父亲冲了过来,然后很快聚集了一群吃完晚饭的人,他们正在到处帮助消化。

赵明的父亲扑到空中,扇了赵明一记耳光。他喊道,“你为什么要打你妈妈?”

不公正的泪水在赵明的眼中打转,但这个固执的少年阻止了泪水滑落。他为自己辩护说,“我没有打她,她打了我!”

女人哭着说,“无情的小东西,睁开眼睛撒谎!妈妈让你早点回家有什么不好?但是你打了你妈妈!”说着一把鼻涕和眼泪向他身边的人哭诉,还不忘责备赵明,“你长大了,翅膀硬了,妈妈管不了你!”

赵明的父亲越来越生气,抓住赵明的胳膊,把他拉到女人身边。“跪下给你妈妈!向你妈妈道歉!”

赵明固执地咬着嘴唇,不肯动。老赵从后面踢了儿子的膝盖。赵明“啪嗒”一声跪在地上,气得脸都涨得通红。

旁观者把目光聚集在地上的母亲和孩子身上。女人看着他,急忙对老赵说:“快把孩子拉起来。今天晚上地面很冷。跪下不好!”

老赵骂: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,你活该挨打!”

他没有理会赵明,伸手扶起那个女人,“你好吗?你需要去医院吗?”

女人用手示意,“我很好,我家的孩子,我打中了,当我是母亲的时候,我怎么能关心孩子呢?”

这时,他走到赵明身边,拉着他说:“儿子,快起来,我们回家吧。”

我无助地看着赵明的脸不情愿,她的脖子被绑在身后。老赵的怒火再次高涨,他举起手准备挨打。女人推开他,责备地看了老赵一眼。

女人深情地搂着赵明的脖子说:“好孩子,以后要听话。妈妈,这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赞美声从四周响起,“看看继母,她不仅仅是个母亲!”

我看着人群中赞许的笑脸,然后看着站在两个成年人中间的赵明,仿佛他在退缩,他的心很冷。

人们的叹息在他们耳边响起,“如今的孩子没有教养,不知道如何感恩!”

我浑身发抖。

赵明在高中,仍然住在校园里。

老赵,他的父亲,只知道如何提供生活费用,不会每两年来看他一次。继母看着赵明,他的头已经长到了1.85米,再也不敢和他一起工作了。相反,她一个接一个地叫他“好儿子”,让他非常亲热。

当赵明寒假回家时,他很少见到父亲。即使他们相遇,父亲和儿子也相对沉默。他们坐在沙发上,呆呆地看着他们面前的电视,就像两个彼此不熟悉的陌生人。

赵明的孤独感越来越强。与他小时候的恐惧和无助不同,他更困惑。

他渴望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家庭,但他极其渴望家人的爱和令人陶醉的温暖。但是在这个家庭里,没有人能给他想要的。这种自由和欲望,这种欲望,一直折磨着赵明的神经,使他晚上睡不着觉。

终于有一天,在朋友的家里,赵明看见朋友的父亲搂着朋友的脖子,两个人又笑又玩,就像两个兄弟一样。赵明楞了一下,看眼眶发热,看残忍,然后突然像触电一样爬了起来,在朋友们惊讶的叫声中,跑出了门。

他对父爱的梦想在其他人中是如此普遍!赵明既生气又不愿意。为什么上帝对他如此不公平?为什么一个父亲不能像其他人一样爱自己的儿子?

在一路奔跑的街道上,赵蔡明停下来,直到跑累了。

父亲能以什么方式关注自己?

赵明盯着他面前的一辆私家车看了很久,然后从路边捡起一块石头砸了它。

赵伯韬极其沮丧地以极快的速度开了过来。大声咒骂赵明的同时,他不情愿地支付了车主赔偿金。老赵一路没给赵阿明好脸色。事情解决后,老赵罚了赵明三个月的零花钱,然后匆匆从赵明的视线中消失了。

赵明悲哀地发现,这件事违背了他的初衷。他得到的是父亲的冷漠和厌恶,继母的愤世嫉俗,以及坏男孩的标签。

赵明大学毕业意味着他最终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,最终他不用再哭了。我忍不住为他欢呼。

赵明正忙着提交简历和到处找工作,但是两个月后,工作仍然没有着落。

学生们邀请他一起做现场直播。赵明考虑了自己的情况,玩得很好,口才很好,幽默风趣,并且欣然同意。

一个新来者刚刚进入一个新行业,很难站稳脚跟。整整一个月,赵明没有收入,但是他的钱包越来越小。

最后,在第二个月,出现了转机。赵明正在玩一个全新的游戏。许多人在演播室观看。大气相当温暖。赵明也一直处于兴奋状态。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弹出一个屏幕,“锚,让我们一起玩。”

赵明知道机会来了。

但是他想了一会说,“我现在使用盗版。明天我买原版的时候,我会邀请大家一起玩。我们共同努力支持原始版本。”

离开工作室后,赵明摸了摸裤兜,只剩下11美元。

买真本需要钱,如此无助以至于赵明想到向父亲求助。

当他回家面对父亲时,赵明感到非常不安。他不知道他父亲是否会支持他。

果然父亲拒绝了。

父亲不懂直播,也不相信通过玩游戏赚钱。他认为赵明没有做好他的工作。

赵明想要成功,更不用说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了。所以他诚恳地告诉他的父亲现场直播,他的游戏,他的优势和他自己的计划。

两个小时后,我父亲终于半信半疑地点点头,同意给他2万美元。

赵明欣喜若狂,眼里含着泪水看着父亲。在关键时刻,我父亲愿意帮助他。

一直沉默不语的继母,此刻开口了,“我不同意!我们的生意现在也很困难。我们根本不赚钱。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他花掉它。”

赵明似乎马上就被冷水浇了。他焦虑地看着父亲,担心他会改变主意。

赵明说:“我不会浪费钱,我正在创业。”

"玩游戏也是创业吗?"继母的嘴差点掉到她的耳朵后面。“别忘了,你是个小混蛋,竟敢砸别人的车!现在只不过是打着创业的幌子玩游戏罢了!”

父亲的眼睛投下疑问。

两个小时的解释让赵明口渴了。这时,继母的相声和父亲狐疑的眼神让赵明不耐烦了。他对继母说,“如果你不明白,就不要胡说八道。这与你无关!”

"你花我的钱对我有什么关系?"继母很固执。

“那也是我爸爸的钱!”赵明站起来盯着继母。“这个家庭不仅仅取决于你,还有我!”

继母看着又高又大的赵明,感到一丝不挂的威胁。她厉声说,“好吧,在我的翅膀长出来之前,我敢在我面前称王称霸。”

她指着赵明的鼻子,大声说道,“滚开!这个家庭不由你来决定!”

赵明一挥手,打掉了继母的手,这只手几乎碰到了他的鼻子。他想像小时候那样欺负他。没门。

继母一愣,随即像一头暴怒的狮子,挥舞着长长的指甲,抓挠着赵明的脸。

赵明感到一阵灼痛,一个反射性的踢腿,继母摔倒了。赵明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流血了。

继母哭得像头猪。父亲冲过去对赵明喊道:“滚开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!”

赵明怀疑地看着父亲。“你可以看到它。她开始的。”

“那你就不能反击,她是你妈妈!”

雷声大作,赵明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了。“但她是我的继母!”

父亲气得嘴唇发抖。他一只手抱着继母,另一只手指着赵明。“如果你不走进这房子,我就没有你的儿子!”

赵明如烧得到处都是,转身向门口走去,砰的一声把门带上。

在这个家庭里,他再也没有什么可怀念的了。

赵明再也没有回来。他删除了与老赵和继母的所有联系,就像消失在空气中一样,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

老赵后悔了,找了找,但什么也没找到。

近年来,老赵衰老得特别快,太阳穴结霜,脸上布满皱纹。

那一年,由于疲劳驾驶,老赵开车回去见客户,撞上护栏,拐进沟里,让妻子坐在客车上。

老赵的腿断了,而他的妻子伤了脊柱,瘫痪了。

这可能是我报复的最佳时机。

老赵卖掉了公司,拄着拐杖进进出出,独自照顾妻子。生活的艰辛给老赵的眼睛增添了许多沧桑和无助。社区里的人们总是看到他拄着拐杖的老形象而叹息。

看着这个孤独的老人,我心里感到可怜。我经常偷偷买些米粉、蔬菜和水果,放在他家门口。

我绝不会让他知道,做好事不应该留下名字吗?

有时候我想,赵伯韬会后悔把儿子赶走吗?赵明对自己成长过程中缺乏友谊和爱感到内疚吗?

我不会问他,再说,我该采取什么立场去问他?

那天,当我悄悄地拎着一袋米到老赵家门口时,无声的门突然“咔嚓”一声打开了。

老赵拄着拐杖站在门口,眼里含着泪水看着我。"儿子,你终于回来了吗?"

我惊恐地后退了一步。这是老赵认为他儿子疯了吗?

“不,我不是你的儿子。”我反复挥手。

"一个父亲怎么能误解他的儿子?"老赵激动地一步一步向我走来,“小明,不管你离开了多少年,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你!”

我转身逃跑,“不,你认错人了。”

老赵身子前倾,拼命想抓住我。他步履蹒跚,差点摔倒。“儿子,爸爸知道他以前为你难过。爸爸不会请求你的原谅。爸爸只是想见你。”

我不敢回头。我的手指用白色的指节紧紧抓住楼梯的栏杆。“但我不是赵明。”

老赵来到我身后,递给我一张照片。“你不是赵明,那你是谁?”

看着照片中我一模一样的脸,我的心跳加快,我的脸变白了。(作品名称:失去的父爱,作者罗安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河北11选5 广西快3投注 万博体育app 加拿大28 3分钟pk10

 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